两儿子皆患罕见怪病 孱弱母亲肩背两子坚守十年,,

两儿子皆患罕见怪病 孱弱母亲肩背两子坚守十年,,

2018-04-21 17:36 作者:小编
一个孱弱母亲的十年坚强

兄弟俩离地就得靠妈妈背。

弟弟的腿已经无法伸直。

两个儿子都患“先天性肌营养不良症”离地就得靠她背但她坚持不离不弃

坐在轮椅上的彭超富,头紧紧地贴在椅背上,耷拉着,已经没有力气抬起;许平莲一只手牢牢地掐住儿子的头,尽量不让它摇来晃去,另一只手一剪一剪地剪掉儿子略显凌乱的头发。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彭超富头变得光光的,然后90斤的许平莲抱着120斤的儿子去洗澡。弄干净小儿子后,许平莲再把大儿子彭灿生背到轮椅上,理发、洗澡……

这是记者在珠海市斗门区井岸镇龙西村农妇许平莲的家中看到的一幕,从下午2点为小儿子理发开始,直到傍晚5点半,才帮大儿子洗好澡,换上干净衣服。接着是准备两个儿子的晚饭。许平莲说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10年,自从两个儿子得病后,她的生活就围着儿子转了。昨天是母亲节,“当然最要感恩的人是妈妈!”兄弟俩几乎异口同声。

文/图 记者陈治家

“抱了十年,只要他们还让我背,让我抱,总归是种幸福,我真担心哪天早上一睁开眼,儿子便不需要我抱了。”母亲许平莲

“如果有可能,我想爬去再为妈妈烧壶水!”小儿子彭超富

母亲的坚强:

10年来不放弃支撑着家庭

大儿子彭灿生出生于1993年,弟弟彭超富小哥哥3岁。在2001年年底,原本健康活泼的灿生在外面玩时经常会摔倒,而且倒下了自己爬不起来,到2002年,这种情况出现得更频繁了,先后经过珠海、广州两地多家医院检查,许平莲第一次接触到一种从来没听说过的病,“先天性肌营养不良症”。更不幸的是,2003年前后,弟弟得了和哥哥一样的病。

儿子得了“绝症”后,丈夫自暴自弃,常常在外面喝闷酒,在家里对儿子熟视无睹,从此许平莲的生活就只能围绕两个儿子转,还得撑起这个家。每天一大早做好早餐后,给儿子穿好衣服,抱他们上厕所,然后背他们坐上轮椅,等孩子吃饱后,许平莲开始了上午的工作,在家门口做半天环卫工,因为近,可以抽空回家看一眼儿子。

龙西村妇联主任林红华说,许大姐真的不容易,不少志愿者也想帮帮她,但是帮儿子大便、洗澡,这些事志愿者做不了。

妈妈的绝望:

若能救一个宁可牺牲另一个

许平莲说,儿子得病后,刚开始尚可以在家门口走走,但由于经常摔跤,邻居家的父母们怕惹麻烦,于是叮嘱自家的孩子,要他们离这对兄弟俩远点。

现在兄弟俩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彭超富说:“每到晚上哥俩渴了都不敢随便喝口水,因为怕睡了又要上厕所,妈妈抱不动了。”兄弟俩体重都超过120斤,睡在床上翻身都得靠妈妈。

随着病情越来越严重,除了轮椅和床,兄弟俩离地三尺不是妈妈背就是妈妈抱。

在哥俩睡的一张大床旁边,许平莲支了一张小床。习惯了十余年来,把两个儿子背到床上后,看着他们睡后,自己才敢眯眼。但今年,许平莲格外紧张,因为医生断言两个儿子都活不过20岁,而老大灿生今年刚好20岁。

“抱了十年,只要他们还让我背,让我抱,总归是种幸福,我真担心哪天早上一睁开眼,儿子便不需要我抱了。”

许平莲知道儿子得的病,目前在医学上是绝症,“我都有一个狠心的愿望,哪怕捐一个儿子活体作为医学研究,只求来救活另一个。”说这句话时,坚强的许平莲忍不住眼噙泪花。

“希望通过能做做运动来延续生命,等到医学奇迹出现的那一天”,灿生经常埋怨弟弟不锻炼,因而病情比哥哥严重得多。但是面对着母亲希望捐献一个活体来救另一个时,兄弟俩都说若真有这种可能,希望捐的是自己。

儿子的心愿:

想爬去再为妈妈烧壶水

许平莲说,虽然身患绝症,但两个儿子相当乖。4月22日晚,彭灿生看完中央电视台的抗震救灾节目后,睡前突然跟妈妈说起捐钱的想法。因为自己也接受了不少人的帮助,弟弟也赞成哥哥的想法。“兄弟俩的想法,让我既意外又欣慰”,许平莲随后便捐300元给正在筹款的珠海市妇女儿童福利会。

“当然最要感恩的人是妈妈!”兄弟俩几乎异口同声。

许平莲蹲在超富轮椅旁边,揉着儿子的腿,这双腿已经蜷缩成90°,无法伸直。“之前只要尚能动一下,他们都想着去为我帮下手、做点事”,许平莲告诉记者,早在2004年有一次,自己外出插秧,回来后居然发现兄弟俩爬着去为她烧了壶水。因为妈妈插秧回来很脏,要洗澡,兄弟俩便想着在妈妈回家前烧壶热水。

老大灿生的手尚可以稍微活动时,总是想着在妈妈回来前插上电饭煲,煮熟饭,但由于手上力气不够,电饭煲都被摔坏了两个。

现在哥俩彻底不能动了,妈妈出门前把他们背在哪,回来时他们必定还是在那。“如果有可能,我想爬去再为妈妈烧壶水!”弟弟超富说。